幸运双星 下载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財經新聞 > 正文

濟南啤酒市場進入“升級時代”

2019-6-6 11:27:33 來源:山東商報

         啤酒愛好者劉巨川最近發現,超市貨架上所售的進口啤酒種類逐漸增多,而且很多餐廳也開始售賣一些入門級別的精釀啤酒,與此同時,省城的精釀啤酒吧數量也在增長,身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聚餐時放棄了喝普通瓶裝啤酒,轉而消費進口精釀啤酒。


  據了解,自2014年國內啤酒市場首次遇冷以來,國內大型啤酒生產商開始推出中高端產品,同時,伴隨著精釀概念的逐漸普及,精釀啤酒的消費量也在提高,濟南啤酒市場迎來了一次新的消費升級。文/圖記者 黃壽賡

 

 
濟南一家精釀酒吧每天都有不少的消費者趕來嘗鮮



  高端啤酒搶灘超市


  
  劉巨川是一名啤酒愛好者,今年23歲的他,自幼兒園時期嘗到第一口啤酒以來,便徹底愛上了啤酒的味道,“第一口啤酒是偷喝的爺爺的,當時他剛把酒打開,便去忙別的事了,我與大我一歲的表姐‘狐貍分肉’似的在半個小時內喝完了這瓶酒。”劉巨川回憶起第一次喝啤酒的趣事。


  熱衷于啤酒的他最近發現,濟南各大超市里的貨架上,可供他選擇的啤酒種類比之前多了不少,除了1664、福佳白等入門級別的進口啤酒,最近連羅斯福10號之類的相較大眾消費者來說,非常小眾的啤酒也多了起來。


  6月1日,記者在家樂福超市的啤酒貨架上發現,目前在售的進口啤酒多達二三十種,產地集中在德國、比利時等國家,平均每瓶的售價在15元左右,最貴的近30元,相較普通國產啤酒,高出一半還多。


  據劉巨川回憶,超市售賣進口啤酒至少在5年前就開始了,“當時賣的多是一些德國的黑啤,后來品種逐漸增多,白啤、修道院啤酒、IPA(印度淡色艾爾)等逐漸都擺上了貨架。”


  “其實,在進口啤酒被擺上超市貨架之前,國產啤酒也有一波大規模的產品升級”,劉巨川告訴記者,2013年,他第一次在超市貨架上見到了鋁瓶包裝的啤酒,“是青島啤酒中的鴻運當頭,鋁瓶包裝,當時售價二三十元,價格不菲。”



  行業遇冷下消費升級


  
  面對琳瑯滿目的中高端啤酒,劉巨川認為這是濟南啤酒市場的升級,而推動力與2014年國產啤酒市場的首次“遇冷”不無關系。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4年中國啤酒消費量約4939萬千升,同比減少約1.8%,這是國家統計局自1998年開始該項統計以來的首次減少。在此后的三年內,啤酒消費量持續下降,國產啤酒行業開始遇冷。


  隨后,國產啤酒行業進入縮量調整期,市場集中度逐步提升,產品品類也逐步豐富,并且更加重視深耕中高端市場。


  2013年,雪花推出超高端產品“雪花臉譜”,同年,青島啤酒推出了“鴻運當頭”“炫舞激情”“奧古特5升桶”“逸品純生”等中高端特色產品,目前,500ml的鴻運當頭在青啤的淘寶官方網店里的售價為23.5元。


  中高端產品的推出為廠商業績增長帶來了較大的推動力,據青島啤酒2019年一季度報告,“奧古特、鴻運當頭、經典1903和純生啤酒”等高端產品共計實現銷量58.8萬千升,同比增長10.5%,對實現銷量、營收、利潤的三增長功不可沒。


  就在國內大型啤酒生產商集體深耕中高端市場的同時,“精釀”這一舶來概念,卻伴隨著其產品比國內中高端產品更好地抓住了啤酒愛好者的心。據了解,“精釀”這一概念是在2008年伴隨著北京奧運會首次進入中國的,隨后擴散至二三線城市,劉巨川在談及精釀與中高端啤酒的關系時表示,“精釀一定是中高端產品,但中高端產品不一定是精釀。”



  最貴的1200元一瓶



  劉巨川告訴記者,位于黑虎泉北路的芝麻精釀超市屬于濟南最早一批專門經營精釀產品的店鋪,在這家僅有二三十平米的店鋪內,除去吧臺,就是貨架,剩余的空間僅能容下兩張小桌子,目之所及,幾乎全是酒。


  據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店內有上百款酒,很多產品即便在中高端的范疇內也屬于中高端。記者瀏覽商品標簽發現,店內的酒一般都是355ml小瓶包裝,價格差距較大,從二三十元到二三百元都有,二三百元一瓶的不在少數,而艾爾藥劑師的一款限量野生菌艾爾啤酒售價賣到了1200元。


  工作日下午的6點多,店里的顧客逐漸增多,一名附近的居民在接孩子放學后來到店里,選購了一款IPA 類型的酒,他表示,精釀價格雖高,但口味亦超出普通啤酒幾倍,帶來的愉悅也遠超普通啤酒。


  一個小時后,店內已經擠滿了人,顧客選酒時都有點騰挪不開身體,工作人員不得以在門口臨時支起了桌子。


  與芝麻精釀超市相距不遠的長盛龍蝦蟹餐廳內,白熊、粉象等精釀啤酒被安靜的擺放在酒架上,一旁正在用餐的中年消費者喝的仍舊是桶裝扎啤,其老板告訴記者,就餐時喝精釀啤酒的一般是年輕人,飲用方式也與喝扎啤不同,“是品酒而不是喝酒”,他同時也坦言,“目前精釀啤酒的消費場所仍舊是酒吧。”



  自釀型精釀開始發力


  
  記者在美團APP上嘗試搜索“精釀”,出現的相關結果近600條,劉巨川也表示,目前濟南主打精釀的店鋪不下100家,但很多經營一段時間后就因經營不善而關閉,“經常會聽到哪哪又開了家新店,過一段時間便銷聲匿跡了。”


  而濟南瘋子精釀的一個合伙人則表示,很多精釀從業者都具有自己的主業,精釀只是一個愛好,并不指著精釀賺錢,可能玩兩天就不玩了。據了解,位于濟南CCPARK一家老牌的精釀店鋪近期也將關門。


  就在瓶裝精釀店鋪還未完全鋪開市場的同時,自釀型的精釀酒吧已經在發力起步,瘋子精釀就是其中之一,但相較瓶裝精釀的市場,自釀的市場更加不容樂觀。

  瘋子精釀的合伙人將其原因歸結為大眾目前對精釀的接受度還不夠高,而且本地產品的品控也不夠優秀,“目前連品控都做不好,還談什么追求工藝與風味。”


  與濟南不同的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瓶裝精釀與自釀精釀都已經初具規模,國內熟知的幾款精釀啤酒品牌,例如京A、牛啤堂等,均是北京的廠家生產。


  而自釀方面,北京的一些精釀店鋪已經推出了顧客自釀酒服務,即顧客可在店鋪工作人員的指導下,參與全部的釀酒流程,并根據顧客個人意愿添加風味,釀出的成品,顧客既可以自行飲用,又可放置在店鋪內進行售賣。


  芝麻精釀超市老板陳棟表示:“精釀啤酒跟普通啤酒的目標消費群體不同,一部分普通啤酒的消費群體會被轉化為精釀啤酒的消費群體,所以,未來濟南精釀啤酒的市場前景還算廣闊,目前要做的仍舊是做好品質,在選品上更加細分,讓消費者真正得到好的體驗。”

 


 

幸运双星 下载 全球彩票软件下载 博發娱乐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 最新棋牌游戏 秒速时时精准计划软件 双色球保本策略 双色球投注软件 排列三8码组六遗漏 竞彩足球稳 三肖稳中六码 微信红包押注大小单双群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