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双星 下载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山東新聞 > 正文

城市,因他們而清涼

2019-6-5 10:04:10 來源:山東商報

    

        入夏的濟南早早開啟“燒烤模式”。烈日下很多人都想方設法享清涼,但是還有不少人“戰高溫斗酷暑”,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堅守。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我們的城市才得以井然有序。記者 施娟 趙天羿 張舒 白鑫燚 攝

 

       連日的高溫,讓人有一種酷暑難耐的感覺,每個人都想躲在空調屋里不出去。然而在這個城市卻有這么一群人,在烈日下堅守,為我們的生活添清涼,這些人中有警察、有公交司機、有環衛工人也有工地施工者……

 

 

車內沒有空調,周女士仍穿著工裝專注開車  記者 施娟 攝

 

        公交司機:“桑拿車”一上午開三趟

 

        商報濟南消息(記者 施娟)“你好,上車后請扶好。”119路公交車司機周女士對上車的乘客微笑說道。上午11點左右,周女士開始了當天駕駛公交車的最后一趟路線。


 

        周女士駕駛的119路公交車內沒有安裝空調,價格為1元/人。由于車內沒有空調,車內溫度高,“這個時候最熱,真是跟蒸桑拿一樣。”周女士專注地開著車,遇到紅燈的時候才說話。


        “一上午開三趟,一趟就是一個來回的循環路線,差不多兩個小時。”周女士說,開完一條線路中途休息十幾分鐘后,又接著開。周女士告訴記者,早上6點半她就開始工作了。“又熱又曬,臉上都曬出黑斑了。”記者看到,周女士的臉上滲著汗珠,后背都濕透了。

 

 

正在巡邏的民警 記者  劉云鶴 攝

 

        巡邏民警:天再熱也不敢多喝水

 

        商報消息(記者 劉云鶴)6月4日上午10點多,濟南高溫,見到冉慶山是在泉城廣場,他穿著一身警服,戴著警帽,皮膚黝黑,臉上布滿汗水。他從早上8點多開始巡邏,巡邏到泉城廣場時,藍色的警服已經被汗水打濕。


        冉慶山是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分局巡警一中隊民警,今年39歲,已經在巡警一中隊工作九年的時間,每天的工作除了出警,就是日常的巡邏。他所在的中隊轄區一共11.3平方公里,每天每隊至少巡視兩遍,24小時制。冉慶山講述,值班期間他們都不敢喝太多的水,頻繁上廁所的話會影響工作,也因此夏天是最難熬的季節,“夏天在外執勤,頭暈中暑是常有的事,一般一出現頭暈我們就趕緊采取一些緩解措施,以免出現更大的問題。”


        他告訴記者,平時巡邏一般分為三種方式,以車巡為主,第二種是步巡,主要針對人群密集、車輛無法通行的地方,第三種是站巡。到了夏季,他們的任務也會更重一些,轄區內有護城河,為了防止市民溺水,都會加大巡邏力度。

 

 

雖然高溫作業,但是她臉上仍然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記者 宗兆洋 攝

 

        工地工人:一天喝12升水

 

        商報消息(記者 宗兆洋)在濟南中央商務區南區地下廣場項目工地,老馬1點多就已經上班了。


        “我干的是木工,上班時間早一些,做這個工作已經十多年了”,安全帽藏不住老馬灰白色的發絲,臉上被曬的黝黑,眼角和額頭的皺紋深深地擠在一起。


        鋼筋被曬的燙手,手根本沒法直接放上去,鋼筋工人們戴上厚厚的防燙手套,還有一位師傅別出心裁地在安全帽邊沿用膠帶貼上了一個大竹帽,“這樣可以給自己多一點陰涼”。鋼筋工此時正在給鋼筋捆扎加固,將鋼絲繞在鋼筋相交的結點上,用扳子一擰,鋼絲就牢固地綁在上面,“看著簡單,其實很難,我們工人如果不算其他的搬運活,一個工人一天要綁4000個”。


        在鋼筋工地旁邊的空地上擺了七八個“大號杯子”,每個杯子都是3升的容量。旁邊鋼筋工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鋼筋工算是技術工,一天的工資能達到300多元,但是工作也相對不輕松,“這一天下來,要喝四杯這樣的水,差不多要12升水”。

        
        工地上還有不少女工,她們與男工干一樣的活,受一樣的高溫,王姐是四川資陽人,有兩個兒子都在成都,她跟丈夫都在這個工地打工,她的臉被曬的紅彤彤,滿臉汗水,一身鐵銹,但她都來不及擦。

 

 

高溫下送外賣的騎手周昊    記者 陳晨 攝

 

        外賣小哥:送完單一身大汗

 

        商報消息 (記者  陳晨)接到預約采訪的電話時,美團外賣騎手周昊正在送第八單。


        頂著頭頂的太陽,周昊騎上電動車趕到了和記者約好的采訪地點。坐下后周昊摘下了頭盔,前額的頭發早已濕漉漉。


        周昊今年21歲,成為美團外賣的一名騎手有一年的時間。6月4日上午,周昊從11點開始工作,一直到中午12點半,他一共送了8單。


        成為一名外賣騎手之后,周昊養成了關注天氣的習慣,“主管也會在群里更新每天的天氣情況。”最近的高溫天氣讓周昊有點“崩潰”,“但也沒什么。”


        大街上快速行走的人要么打著傘,要么包裹嚴實,周昊抬頭看了看太陽,笑著說其實也不算太熱,“對我們外賣騎手來說,這個天氣不算什么。”周昊說,相較于雨雪天氣,他寧愿遇到高溫天,因為雨雪天氣道路難行,而高溫天騎車走在路上時會有風吹起,也沒那么熱,“出一身汗,身上粘粘的,晚上回家洗個澡就好了。” 

 

 

太陽下,孫先生在清掃路面,記者施娟 攝

 

        環衛工夫妻檔:頭頂太陽清掃路面

 

        商報濟南消息(記者 施娟)孫先生是濟南市歷下區一名環衛工人,今年46歲的他是濟寧泗水人。3年前,他和妻子一起來到濟南從事環衛工作。現在他每天能和妻子一起工作,兩人一起負責燕子山小區附近路段的清掃工作。盡管天氣炎熱,孫先生依然頭頂太陽清掃路面。


        上午10點多,溫度漸漸升高,記者來到和平路燕子山路,此時,孫先生正在路口清掃地上的小碎葉。陽光下,孫先生穿著工作服,戴著工作帽,彎著腰,一手拿著掃帚,一手提著裝垃圾的工具,快速而準確地將碎屑裝起來。平整的路面看起來很干凈。孫先生說,他剛剛完成了一次大清掃。“一天至少用大掃帚掃兩次路面,其余的時間是做一些小清掃,比如路上的煙頭、垃圾袋等,就是在路上守著,有垃圾隨時清掃。”


        孫先生說,按照以往的慣例,一般溫度超過35℃他就可以晚點上班。“可以推遲到3點半左右上班,避開中午的炎熱。”

 

        公路施工者:氣溫越高施工效果越好

 

        商報消息(記者 孫姮 白鑫燚) 昨日,濟南最高溫37度,濟青高速改擴建工程現場,工人們正頂著烈日緊張的施工……為搶抓施工黃金期,昨日,施工現場的工人們正在高溫下奮戰。從攤鋪機里出來的瀝青混合料溫度達到170℃多度,壓實過程中也在110-160度左右。由于路面溫度極高,記者穿的鞋子鞋底太軟,因此只能站在路邊觀看。壓路機從身旁經過,一陣陣熱浪襲來,此時工人們正頭頂烈日暴曬,腳踩在滾燙的瀝青路面上緊張施工,絲毫無法顧及到自己。

        
        “那么高的溫度,腳踩著不燙嗎?”面對記者的疑問,一位工人笑稱,“早就習慣了,現在腳底的皮厚得針都戳不進。”據悉,普通的鞋走在這樣的路面,基本上兩天就磨壞了,因此他們的鞋都是特制的輪胎膠底鞋,耐磨耐高溫。盡管如此,一般一周左右就要穿壞一雙鞋。


        據悉,標段也為作業人員準備了流動的休息涼亭,配備了熱水、綠豆湯、藿香正氣水等,采取了一系列切實有效的防暑降溫措施。

 

        塔吊司機:高空中暑暈倒

 

        商報消息(記者 鄭芷南)6月3日15時,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西外環繼愈公園在建工地一男性塔吊操作員因天氣炎熱,中暑暈倒在塔吊操作間內,情況緊急,急需救援。平原縣龍門消防中隊接到報警后,火速前往現場施救。


        到達現場后,消防救援人員了解到,中暑的男子被困在距離地面30多米高的塔吊操作間內。由于中暑,該男子意識微弱,無法與人進行交流,此時外界溫度約38度,塔吊操作間內溫度可想而知。到達塔吊頂部后,消防員發現中暑男子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根據這一情況,消防救援人員立即通過手臺與工地負責人進行溝通,協調利用大型起重機進行營救。很快,一輛大型起重機駛入工地,隨后起重機吊起一個長方形的水泥托盤升至塔吊操作間旁。消防救援人員和上面的工人合力將中暑男子抬到水泥托盤上,然后將其緩緩運送到地面上。現場消防和施工人員合力將其抬至救護車上送往醫院救治。


        目前,從醫院得知消息,該男子已經清醒。

 

         相關新聞:

         市民心疼執勤女交警托外賣送冰鎮飲料

 

 

幸运双星 下载 足球手游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下载 必中幸运飞艇全能版软件下载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大乐透胆拖投注玩法 网络扎金花害了多少人 赌大小连输8把 专家杀六码 时时彩遗漏 北京pk10计划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北京pk10计划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