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双星 下载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領讀 > 正文

聽,孩子寫給孩子的詩

2019-6-1 9:10:30 來源:山東商報

        “燈把黑夜燙了一個洞”

 

  “春天是一只誰都可以領養的小哈巴狗”

 

  ……

 

  這是00后、10后小詩人們寫給同齡人的詩。它們,既不同于傳統古詩的華麗與經典,也不同于成人詩歌的智性與炫技;它們,是00后、10后中國孩子豐富情感的自然流露,也是他們多彩生活的集中再現。無邪的童心,天才的想象,童稚的詩性,天然的純真,是他們的最大特色。值六一兒童節,聽,孩子寫給孩子的詩! 記者朱德蒙 實習生錢勝美

 

  3到5歲開始詩歌創作

 

  當下,70后、80后、90后作家是大眾關注的主要創作群體,然而事實上,00后、10后小作者早已在我們關注“成年創作群”時,悄然升起。“好玩兒,它又能說出我的快樂和不高興”“一是所謂先天遺傳基因,二是對文字的后天敏感”“因為詩歌就像一部打印機,能把我們的生活很美的打印出來”“我爸爸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詩人。”“詩歌可以自由地表達我心靈深處的感受,這讓我感到非常快樂”……陳金枝、朵朵(王致柔)、范依依、夏圣修、張怡然……他們是普通的00后、10后的山東小孩,也是圈里小有名氣的小詩人們。他們愛好寫詩,愛好創作,寫給自己,也寫給同齡人。

 

  孩子寫的詩,既不同于傳統古詩的華麗與經典,也不同于成人詩歌的智性與炫技,它是00后、10后中國孩子豐富情感的自然流露,是他們多彩生活的集中再現。大眾能在詩歌中感受到他們無邪的童心,天才的想象,童稚的詩性,天然的純真,這些都是傳統古詩和成人詩歌所不能帶來的。

 

  寫作詩歌,孩子們的說法各式各樣,有的受家庭影響,父母本就是“文藝青年”或小有名氣的詩人;有的受詩歌本身的影響,可以借詩歌之口說出自己的快樂和不快樂,但無論何種緣由,終歸是興趣引發了愛好,并最終成為寫作的動力。

 

  3到5歲,是小詩人們“寫詩”的初始期,創作離不開家長的發掘和支持。2010年端午節出生的朵朵,3歲開始寫詩,5歲出版詩集《朵朵五歲的詩集》,引發80多家媒體關注,被譽為“中國最小詩人”。11歲的范依依則告訴記者,大概5歲的一天晚上,“我睡覺前對媽媽說:晚安,好夢……你聞到我夢的香味了嗎?媽媽說,我的話很有詩歌的意味兒,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說詩歌寫詩歌啦。但發表作品,是3年前才有的事兒。”

 

  盡管在詩歌創作上都收獲了一些成績,但孩子們認為,寫詩,只是自己眾多興趣愛好之一。除了詩歌,他們還喜歡閱讀、攝影、繪畫、瑜伽、樂高等。對于“詩歌”的理解,他們也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體會和看法。17歲的張怡然告訴記者,自己目前功課緊張,感覺離詩歌有點遠了,但“生命本身就是一首詩,我會找到屬于我的詩的。”“藝術是相通的”,2001年出生于泰山腳下,現已就讀山東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的陳金枝則和記者說道,如果說詩給一個女孩安上了翅膀,那么油彩將會使得羽毛更加絢爛多姿。

 

  詩歌扮演著媽媽的角色

 

  “詩歌,在生活中扮演著媽媽的角色。因為它經常督促著我寫詩,督促著我走向一個更好的自己。它讓我的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多彩、更加有趣,更加有意義。”“詩歌已經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為我帶來榮譽,大家都叫我‘小詩人’,我很開心。詩歌也是我放松心情的地方,每當寫完一首詩,我都會有一種很大的滿足感。別人眼里平常的世界,在我看來充滿了詩情畫意。”“詩歌是我的魔法師,我在生活中做不到的,它會給我變出來。”

 

  他們是讀者眼中的“小詩人”,也是親朋口中“別人家的孩子”,很多家長甚至覺得,創作是“刻苦訓練”出來的,但其實不然。相較于模式化訓練,耳濡目染和體驗熏陶,是這些小詩人們的家長為孩子選擇的更為合適的方法。

 

  “圣修的爸爸是詩人,但我們從沒有主動讓他寫詩,只是從他出生就給他在博客里寫成長日記,他小時候好玩的事情(包括寫的詩歌)全都記到博客里。直到他的小學語文老師帶領他們進行詩歌教育,我們才發現圣修寫詩的天賦。除了培養他良好的閱讀習慣,我們沒有參加任何的培訓。要說特殊培訓,那就是每周都帶著他出去行走游玩,閱讀大自然這本大書。回來后,他的詩歌不論質量還是數量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夏圣修媽媽告訴記者。夏圣修也表示,生活中,能激發靈感的事情非常多,自己更崇尚自由,要做一個天馬行空的詩人。

 

  朵朵說,自己的爸爸善于發現,“有一次我在夢里收集了很多巧克力,醒來后,我很后悔沒在夢里吃了它們,但又不能從夢里把它們拿出來。爸爸說,可以寫出來,這是一首詩。我才知道,詩不是編出來的,是生出來的。”

 

  00后、10后小詩人開始崛起

 

  從對詩歌產生興趣到第一次寫詩再到集結出版,孩子們在不斷地成長,作品風格也在不斷變化,對詩歌創作更有了一些獨特的看法。“生活中,詩歌還是顯得比較‘無用’,很少聽說有誰在人群里進行自我標榜。更有甚者,對詩人的標簽唯恐避之不及,大概當代詩人都普遍遭受了某些冷遇,處境比較尷尬。當然,這首先是現代詩在中國的尷尬,很多人對于詩歌的概念還一直停留于唐詩宋詞階段,但它的‘無用’也同時展現了自身的非功利性,‘悲壯’則顯示出詩人的高尚品格。一個人在名利滿天飛的當下還能靜下來,展開一場深層次的心靈拷問、思辨……我們除了向他們致敬,還能說什么呢?”陳金枝說。

 

  “詩歌讓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美好。比如有一天,媽媽說,快起床啦,太陽曬屁股啦!我脫口而出,我的尾巴撐著太陽傘!這讓我們的一天都變得非常好玩兒。其次,詩歌對我的學習很有幫助,比如說我的作文因為有了詩歌的想象,變得越來越好了,還常常得到老師的表揚。另外,閱讀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范依依說道。

 

  如今,這些孩子們的詩已經收錄在一本即將出版的《孩子寫給孩子的詩》新童詩集里。該書策劃編輯、著名詩人夏海濤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做這樣一本詩集,一本童詩集,是基于一種召喚,“當70后、80后、90后作家崛起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們已經進入到了00后的空間里。最大的00后已經18歲成年了,有的甚至邁進了大學。如果我們無視他們的存在,就是無視那輪冉冉升起的朝陽。所以,關注最年輕也是最有活力的一代人,成為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

 

 
  《雪是冬天的勛章》

 

  夏圣修

 

  冬天是一位大將軍

 

  因為打敗秋天

 

  他獲得了許許多多的勛章

 

  彎腰系鞋帶時

 

  他不小心

 

  將雪白的勛章

 

  撒落在大地上

 

  《醒來》

 

  朵朵(王致柔)

 

  醒來我嚇了一跳

 

  我身邊睡著一只蝴蝶

 

  可媽媽沒有了

 

  我大聲叫著

 

  看見那只蝴蝶

 

  靜靜地繡在

 

  媽媽脫下的睡衣上

 

  《畫蘑菇》

 

  張怡然
 

 

  晚上,我畫一張畫:

 

  雨天的蘑菇

 

  一個慌張的蘑菇

 

  一個快被風刮倒的蘑菇

 

  它害怕得臉都紅了

 

  我讓它不要害怕

 

  我不會把風畫得太大的

 

  《兩張一樣的照片》

 

  范依依

 

  藍天說

 

  大海,你給我照一張照片吧

 

  我這里有

 

  藍藍的天幕

 

  飄蕩的白云

 

  飛翔的小鳥

 

  咔嚓,

 

  大海給藍天照了一張照片

 

  大海說

 

  藍天,你給我照一張照片吧

 

  我這里有

 

  藍藍的水面

 

  跳躍的白帆

 

  游動的小魚

 

  咔嚓,

 

  藍天給大海照了一張照片

 

  兩張照片放在一起

 

  藍天、大海,驚訝地說

 

  咦?我們的照片怎么會一樣呢

 

  《荷花小禪》

 

  陳金枝

 

  荷花開在夏天是對的

 

  心浮氣躁的溫度

 

  臨清池獨對一枝荷花

 

  定睛,我就是另一只

 

  蜻蜓了

幸运双星 下载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北京pk拾网址 二人麻将规则 中国五洲彩票app下载 四川时时账号 时时彩大底 杀跨度技巧 百度北京赛pk10直播 pk10技巧规律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网 时时彩倍投方案 大神娱乐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