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双星 下载
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新聞周刊 > 正文

被“90后主婦”改變的菜籃子

2019-4-15 10:21:51 來源:山東商報

        2015年開始,80后、90后女性步入家庭,開始高頻買菜,而00后也慢慢進入這個階段。當這三代以前從不買菜的人,開始從買菜的小增量人群變成主流人群的時候,意味著一個產業的重大變革。文/圖記者 張舒
  

 

  2年市場占有率超50%
  

 

  在沖擊4月份業績翻倍增長的目標面前,“小熊樂團購”創始人、90年出生的宿榜超已經連續熬夜大半個月,通宵更是家常便飯。他的臉有些浮腫,眼圈發黑,實在撐不住就在辦公室睡沙發,即使員工宿舍距離單位步行只要五分鐘。“小熊樂團購”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5月的社區團購平臺,僅用不到2年的時間,就進駐了省內8座城市,在濟南的市場占有率超過50%。

 

  “我們要在社區團購模式進入爆發期之前,完成市場的初步占有率。”宿榜超說,自己今年的任務就是“打樣”,以濟南的發展模式為樣板,將青島、濟寧、濰坊、濱州、聊城、德州、淄博涵蓋在內的8市GMV增長速度從去年的30%做到50%。“4月份,我們全力進駐青島市場,年內將這個城市的單月業績從0做到千萬以上。”他一邊揉搓疲憊的眼睛一邊說。

 

  2017年5月,宿榜超的公司開始正式做社區團購。“第一個月就做了98萬銷售額”,他當時對這個結果感到滿意,并看到社區團購的模式在濟南推廣的可持續性。到了當年年底,團隊的月GMV做到了500萬;2018年,當濟南市場月GMV超過千萬后,他開始向周邊城市進行擴張。

 

  公司發展最初,宿榜超租下了位于化纖廠路上一間不到60平米的房間作為倉庫。他并不太挑位置,這間倉庫隱藏在一排商鋪之中,毫不起眼。除了大門上有一塊寫著“小熊樂”3個大字的招牌之外,這間屋子更像是只刷了白墻的毛坯房。短短兩年時間內,隨著業務擴張,他如今在濟南高新區的兩個生鮮倉庫總面積超過800平米,倉庫內按照常溫區、冷藏區和冷凍區劃分,覆蓋濟南市800多個社區內5萬多小區業主的訂單。

 

  幾乎每天,倉庫屋里都高高低低碼放著整箱整箱的桔子、啤梨、葡萄等可以短期內常溫保鮮的應季水果,地上堆著大米、雞蛋等農副產品,不易保存的芒果、山竹等水果存入冷藏區,冷凍區里則塞滿了速食水餃、魷魚、冰淇淋等冰鮮商品。公司300多名員工中,近9成是配送司機和分揀人員,盡管這樣,在貨品集中運轉的時候仍顯得人手緊張,“公司常年招聘兼職司機和分揀員”,“小熊樂團購”的人事經理崔先生告訴記者。
  

 

  “寶媽”組成的“團長”
  

 

  這種以社區為半徑銷售生鮮和日雜的零售新模式,主要戰場位于中國新一線及二三線城市。庫存量單位基本維持在100個以內,生鮮占比達到50%以上。它的整條運營鏈分為兩端:電商平臺方負責產品上新、采購、倉儲以及干線物流;線下的團長——他們中有很多人是從前在家帶孩子的“寶媽”或者是便利店主,負責通過微信群做用戶拉新和商品營銷。消費者下單后,要在小區附近完成自提。

 

  今年30歲的馬曉娟,是活躍于濟南中海國際小區的一名“寶媽”團長。她做了3年的全職媽媽,兩年前因為看到朋友圈里的一條車厘子拼團廣告,從此琢磨上了團購生意。車厘子是濟南市面上比較少見且價格較高的一種水果。馬曉娟發現,當超市里售賣的車厘子價格在每斤70多元時,社區團購就能以每斤50多元買到。而那位發廣告的朋友介紹稱,“做團長只需要開團時花幾小時在小區里發發貨就行”。一番研究后,馬曉娟心動了,做了一名團長。

 

  作為團長,她不需要自己出錢進貨,只負責招攬顧客、促單和發貨。在公司的建議下,她做了一個易拉寶廣告,又把一些北方生產較少的熱帶的水果切塊后裝盒,在小區門口附近擺了張桌子,開始拉攏每個經過的鄰居或路人品嘗鮮果,掃碼入群。用這種方式,她一周內加了100多名微信好友,建起了自己的微信群。后面進群的人,都是通過大家買東西后在微信群相互推薦,慢慢加入進來的。現在,她經營著兩個微信群,一共900多名顧客,每個月的提成收入穩定在四千元以上,和當地不少公司上班族的月薪水平差不多。

 

  線上團購由于省去了中間環節和場地租金等成本,價格方面優勢明顯,一般來說,價格比普通水果超市要便宜百分之三十左右,比菜市場也要便宜20%—25%。不過,一些應季的本地水果,比如西瓜、草莓、蘋果等,可能不如街頭商販的價格有優勢。“我們都是跟一手果農合作,去產地自己談客戶、試吃之后,才推薦給社區居民團購。毛利只有百分之一二十。”一名社區團購的營銷部經理劉女士告訴記者,即便有些進口產品,例如榴蓮、車厘子等價格較高,但是和本地商超內同產地、品相的水果來說,仍是低的。

 

     一個群單日訂單額過萬

 

  目前,濟南的社區大約在3000個左右,社區團購拓展實行“有效社區”標準,即居民達到500戶才算有效社區。各類社區團購群的人數,差不多都不低于300人。在這些300人以上群中,一個月購買兩次左右的“有效用戶”占比大約70%,剩下30%是未激活的無效顧客,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將群屏蔽了。

 

  牛萌萌在歷下區經營著一家約30平米的便利店,加入“千秋果業”做團長一年多,“養團差不多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就起量了。”便利店從早晨7點半營業到晚上11點半,這個時間段也剛好方便拼團顧客隨時來店里取貨。“大部分時間要打理便利店的生意,所以我只經營自己居住的小區的微信群,成員約200人左右。我們小區的業主比較少,業績一般。”盡管這樣,去年一整年,她的微信團購群銷售額仍超過了15萬,自己凈盈利1萬多。“東部和南部不少大型新建小區的團長,一次的訂單額就能過萬。”

 

  通常,社區團購每單銷售收入的10%會劃為團長傭金,但也會針對不同商品將抽成比例提高到15%,甚至是20%。“最高時還給我過30個點、40個點。”牛萌萌說,一般生鮮類的傭金最低,像空氣炸鍋、化妝品等生活用品的比例則相對高些。

 

  目前,濟南的社區團購公司超過百家,而在各大社區內比較活躍的平臺約二十個左右,例如,百米匯吃、小熊樂團購、鮮果壹家、千秋果業等。其中,業主人數超過500人的小區,基本都有三到七個社區團購群并存。大部分社區團購規定,團長申請人首先要是小區業主,所居住的小區的規模至少要在100戶以上。同時,團長也并不是個一勞永逸的位置,需要持續花費精力去打理微信群。如果連續兩三個月的單月銷售額達不到公司規定金額,就會被淘汰。

 

  因為模式簡單、上手門檻低,使得社區團購這兩年得以在規模上“迅速上量”,引發風投圈高度關注。2018年9月16日,誕生在北京的社區團購電商平臺“美家優享”宣布進軍濟南;去年10月份,社區團購平臺“鄰鄰壹”宣布完成了千萬美金的A輪融資;12月份,累計覆蓋青島、濟南等二十余座城市的社區團購平臺“你我您”對外宣布已完成上億人民幣A+輪融資;今年1月份,“近鄰”社區團購平臺獲得近2000萬元天使輪投資,并宣布本輪融資將用于青島和濟南樣板城市的打造。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盡管目前頭部公司已經打到濟南,但因為市場增量太大,并沒有對本土社區團購平臺帶來直接影響。他認為,目前競爭最激烈的長沙未來的態勢會進一步加劇,而模擬長沙的狀態來分析濟南,它要達到長沙現在的狀態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

 

  生鮮電商盯上社區團購
  

 

  2015年夏天,每日優鮮在望京建了第一個前置倉,服務于周圍半徑三公里,目前它分布在全國各地市的前置倉數量已經超過1000多個。這些前置倉所處的具體位置,要么是一些住宅小區位于一層的出租屋,要么是不太計較位置價格最便宜的街鋪,儲存著覆蓋周邊1至3公里區域內的訂單需要的所有商品。

 

  繼它之后,這幾年,陸續出現了一批追隨者,以叮咚買菜、樸樸超市為代表,都在主打“社區蔬菜30分鐘內送達”比拼配送速度,以“生鮮電商”和“社區化服務”為切入口,為小區業主提供足不出戶的買菜體驗和配送服務。

 

  從去年起,前置倉模式更是成為生鮮電商的新熱點。在濟南,除了每日優鮮、拼多多之外,不少電商平臺開始布局冷鏈倉,像蘇寧小店、天貓超市都可以提供“會員一小時送達”和39元的包郵服務。

 

  生鮮跑道的價值無疑是巨大的,去年,全國生鮮市場規模接近10萬億元。相較于傳統的菜市場,社區團購和電商APP的優勢很明顯:不需要陳列場地節約了場地成本;購買行為都在線上完成,對消費者簡便易操作,經營者也省去了收錢找零等復雜的工作;采用預售的方式,對銷售方來說降低了生鮮的損耗率;這種社交銷售的方式,加強了消費者的信任度,省去了不少的宣傳費用。

 

  “一線城市的消費者購買生鮮的第一訴求是‘快’,而在社區團購最為活躍的二三線城市,這些‘寶媽’團長們每天在微信群里互動的顧客也是一群‘寶媽’。”一位業內人士分析,“她們對配送速度沒有特別高的需求,次日達也能接受。但這類消費者購買生鮮往往屬于一種計劃性消費,相同產品一旦具有明顯的價格優勢,對她們最有吸引力。”對于線上消費生鮮產品,一旦消費者形成了購買習慣,很容易對傳統的大型商超造成沖擊。

 

  菜市場傍上互聯網
  

 

  上班時間下單,在互聯網平臺買好肉菜,騎手送到家門口,下班一到家,就有新鮮的肉菜等著下鍋。菜還是菜市場的菜,但被搬到了線上。隨著美團、餓了么接入生鮮食材外送服務,濟南菜市場中的不少商戶也開始試水社區網購業務。

 

  “離我最近的菜市場有2.5公里,去一趟,來回至少得一個小時,太費時間。”自從外賣平臺上線菜市場,居住在歷下區的張女士就成了鐵桿用戶。過去一年,她通過外賣平臺下單近300次,木耳菜、田七、蒜頭、沙姜、草菇等,都是訂單中的“常客”。

 

  根據平臺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舜風便民菜市場、棋盤社區菜市場、吉祥苑菜市場分居市區菜市場外賣訂單前三名。相比2017年,去年全市菜市場訂單同比增長超過1倍,部分早期上線的菜攤,外賣收入占比超過70%,年營收過百萬元的也有不少。

 

  在七里河菜市場經營菜攤的史女士表示,“我賣菜已有20多年了。我們這個攤位,最先只賣3種蔬菜:西紅柿、辣椒、山藥,做起外賣后,拓展到160多個品類,包括蔬菜、生鮮、調料等,可以說應有盡有。”一般從下單到菜品上門,最短20分鐘,配送范圍在3公里以內。不過線上購菜,價格比線下要貴3%—5%左右。“現在年輕人不愿逛菜市場,或沒時間逛。外賣送菜的形式,就很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史女士說,她店里的顧客,有50%是以前線下的老客戶,新客戶中,20—40歲的用戶占70%。根據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在各類團購群、APP上買生鮮類貨品的人群,30歲至49歲的女性占了其總用戶的60%。有業內人士認為,生鮮流通渠道的變革,會發生在2015年—2025年這十年。因為買菜的主流客戶是女性,2015年開始,80后、90后女性步入家庭,開始高頻買菜,而00后也慢慢進入這個階段。當這三代以前從不買菜的人,開始從買菜的小增量人群變成主流人群的時候,這意味著一個產業的重大變革。因為這些人群的需求和上一代人不一樣了,他們需要的商品不一樣,需要的服務也不一樣。

幸运双星 下载 2017年还能赚钱的网游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五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走势图怎么看 梅苏特厄齐尔 江苏11选5开奖官网 安徽11选5预测一定牛 北京pk十赛车免费计划 排三组六6码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天津快乐十分100%预测 怎么代理游戏赚钱吗